313 调虎离山(1 / 1)

“你既然这么有自信,那便试试。”语毕,后卿身形一闪,在黑暗中凭空消失了,却在电光火石间,出现在段郁宁身后。

死灰色的指甲,从后面掐住段郁宁的脖子,阴森的话语在她耳畔响起,“是不是血吸多了,你的反应才如此迟钝。”

段郁宁没有挣扎,反倒淡然道:“你觉得呢?”

后卿眼前闪过一丝诧异,刚要动手拧断她的脖子,火焰般的女魃泪突然从他心脏处贯穿。

一道闪电划过,后卿身后站着跟段郁宁一模一样的人影,声音犹如地狱传来,“是不是旧伤未愈,你的反应才如此迟钝?”

后卿的手一转,“咔嚓”一声,段郁宁的脖子掉在地上,身体恢复原样,竟然是鹰辽王的尸身。他掌心向胸口一拍,隔山打牛将女魃反震出去。身体飞跃出去,再闪电般欺身向前,跟段郁宁打了起来,“你学得倒快,居然会用身术来讹本宫!”

“不耍点本事出来,还真对不起你的厚爱!”

两个上万年的僵尸始祖,一个是魔星,另一个是尸魔,打得可谓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沙漠被一团团飓风卷起,伫立草原深处数百年的皇城被推毁,密织的雷电将草原彻底翻滚起来……

数十万人的鲜血跟怨气,将段郁宁的灵力空前未盛,足足跟后卿打了半个时辰,才渐露败像。段郁宁倒也不恋战,“咻咻”几下便逃之夭夭。

段郁宁逃跑,不禁让后卿愕然。依她的性情,她宁愿头断血流,亦不会做出逃跑之举。

尼玛,这货是女魃吗?

起初,后卿不解,直到他一掌劈向站在夜空之下的赢勾之时,方才脸色大变。一直在旁观战的赢勾,真身居然是被咬死的鹰辽太子妃。

她放了一拨又一拨的烟幕烟,竟然是调虎离山之计,她的目的是想抢走后土。该死,一早就该将后土碎尸万段的,否则也不会出乱子。不过,五大神又奈他如何,连女魃都不配做他的对手。

回到幽门山,一封战书赫然在现,三天之后在黄泉海决一死战。

段郁宁一身湿漉漉回到养心殿时,赢勾已带着后土静候。后土,长得年轻而美貌,虽是一身布衣却颇有仙气。没过多久,银毛带着四大神跟茅山派各位也回来了。

三大僵尸,五大神转世跟数位茅山道士,各据一方坐在大殿之内形成对峙,气氛一时间诡异到了极点。银毛坐在角落,翘着个二郎腿,杀气腾腾地瞪着茅山派,死灰死的指甲一直挖着鼻孔,“臭道士,有种就过来打,再敢瞪我眼珠子都挖了你!”

“死僵尸,你再说一句试试!”茅山派一名血气方刚的年轻道士实在受不了银毛的挑谑,拔剑出鞘。

“哪个敢动你一根寒毛,你就将他碎尸万段。”受不了人类的丑恶嘴嘴脸,段郁宁冷冷道。

“你敢?”说话间,又有几名道士拔剑。

舞万平咳了几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各位,有话好好说,我们都是为了诛杀魔星造祸百姓而聚在一起的,千万别伤了和气。”

天色未亮,楚胥羽仍是熟睡中,舞万平进了他的寝宫欲唤醒他,却又一脸莫测的走了出来。段郁宁自然清楚,半晌才道:“他还能活多久?”

舞万平摇头叹息道:“他的心力已耗尽,沉睡的时间会越来越长,最后可能会一觉不醒。”

“可有续命之法?”鲜血,顺着段郁宁的嘴角呕了出来。

赢勾身影一闪,将段郁宁抱在怀中,“你受伤了?”

“跟后卿过了几百招,受了点伤。”

赢勾瞅了银毛一眼,“你在这里守着,有事告诉我。”语毕,带着段郁宁消失了。

银毛急了,“祖宗,祖奶奶,你们去哪啊?”糟了,这么多臭道士若是一起上,他打得过吗?

******

楚胥羽一直睡到日上三更,才苏醒过来。身体身飘飘的使不上劲,在软榻躺了好一会才起身,身体所有的力量似抽空了般,提不起劲。

舞万平在殿外守候,太监们匆匆将他召了进去。

“郁宁的伤如何?”得知段郁宁受伤,楚胥羽紧张道:“昨晚为何不叫醒我?她现在在哪?”

“赢勾已经回来了,说段郁宁伤重在黑暗之渊疗伤,五大神等人在殿内等候。”

楚胥羽换好衣服,将众人召进御书房,赢勾依旧是千年寒冰,不参于人类的商议,只道说女魃留了话,若是打架吱一会就行,两只僵尸暂供楚胥羽使唤。

命太监们搬来太师椅,两只僵尸晒着日光浴,闭目养神。有赢勾在,银毛按奈住蠢蠢欲动的心,不敢乱调xi女。

茅山道士商量半天,决定在月圆之光设法开坛,借助月华之力解开五大神的卦印,跟后卿决一死战。离月圆之月,仅有三天时间,这三天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为防止后卿偷袭,赢勾谛造了个结界,将五大神藏于其中,由僵尸跟僵道轮流看守。

楚胥羽担忧段郁宁的伤,彻夜不眠。加之最近嗜睡,怕一睡不醒,再也见不到她。出身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凡尘俗事,太多的事放不下。

“在想什么?”伴随着入鼻的香气,柔软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后背。

楚胥羽转身,只见段郁宁的脸色苍白,连声音都透着慵懒。他拥她入怀,半晌才道:“为何每次你都如此拼命,将生死置之渡外?”

“想着你,便连死都不怕了。”段郁宁抚着他的脸,心底一片柔软,“是不是在担心我?”

拉着她坐下,楚胥羽问道:“伤得怎么样?”

“你放心吧,暂时还死不了,不过短时间之内怕是没办法杀后卿。”段郁宁靠在他肩膀上,“不过有赢勾跟银毛在,对付后卿应该能尽一份力。”

“嗯,剩下的事交给我们吧,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楚胥羽握着她的手,沉默良久才道:“郁宁,后卿死后,你就跟赢勾回黄泉海,别再出来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