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1 / 1)

Vicky一步一步的走到权志龙跟前,伸手抚上他精致的脸颊,在他耳边低低的问道,“你觉得如何?”

权志龙突然伸手一把箍住她的腰紧紧的贴上自己的身体,同意在她耳边低语,声音带着危险的怒火,沙哑得性感,“你以为...我说不出口吗?别再把我当成以前那个被你耍得团团转像个傻子似的权志龙。你自信的表情...可真是...让我无比的讨厌!”权志龙只觉得一股邪火又开始蔓延在他的身体里,脑子里各种疯狂的情绪如潮水般涌上。恨不得撕碎她。

手上的力道越发的重,Vicky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而亲昵的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如同乖顺的猫咪般蹭了蹭,环住了他精瘦的腰,声音轻柔,“我不是自信,我只是在赌而已。”然后缓缓抬头与他对视,抬起漂亮得如同艺术品一般的纤纤玉指举到他面前,“我说过,我是认真的,你信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指上多了一枚Chrome Hearts的尾戒,正是当初权志龙送的那枚。

妹纸这一手玩的高明啊,先是强硬的逼他面对选择,然后再示弱的讨好。

权志龙看着眼前漂亮的手,看着那枚尾戒,心里的那股邪火却因Vicky这一系列的动作和话语而莫名的熄灭了,更不想承认的是,只因她这小小的动作,他竟然就开始动摇了。紧紧的抿着唇,箍住Vicky腰的手力道大得仿佛要捏断她的纤腰,然后缓缓拉下了她的手,紧紧的看着她精致漂亮的小脸,不想放过她脸上丝毫的表情。

Vicky毫不退缩,就这么静静的和他对视着,一双美眸如水晶般清澈,无比的真诚。权志龙的理智在逐渐的瓦解,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已经开始占了上峰,不自觉的开口,“你...”刚开口,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给打断。

权志龙瞬间放开了Vicky后退了一步,垂着眼眸,淡淡的说道,“你的电话。”双手却不自觉的握紧。

“现在除了你,我什么都不想理会。”看也不看的直接伸手挂断了手机,Vicky向前走了一步,贴近权志龙,抬头执着的看着他。在心里诅咒死哪个天杀的了,什么时候打来不好,偏在这个紧要关头。

权志龙闻言,看着Vicky的举动,一颗心疯狂的跳动起来仿佛挣扎着想要破冰而出。有些害怕她听到自己疯狂的心跳声,猛的又后退了一步仰头深呼吸了一下,低了低头掩饰自己不受控制的情绪。

可是Vicky的手机再次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这回是短信。无奈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宋宇彬的,想必之前那个电话也是他的,如果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不可能这样接二连三的打电话发短信。Vicky微微颦眉,点开了短信。

「有贵宾大驾光临。——宇彬」

Shit!Vicky在心里咒骂了一声,一把搂住权志龙的脖子对着他的唇狠狠的吻了一下,然后在他耳边道,“我会再来找你的。”说罢不等权志龙的回答就快速的转身出门。

权志龙紧紧的盯着被关上的门,所有的理智顿时回笼,紧握的双手青筋暴突,泛白的指节咔咔作响。眼中的阴霾仿佛要溢出来,表情阴冷的可怕。原本挣扎着疯狂跳动的心又重新覆上层层冰雪,冷的让他想要颤抖。唇上还残留着她的余温,眼前却只剩下空荡荡的房间,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缓缓的走到酒店房间的酒柜前开了一瓶酒,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看着这座繁华城市的霓虹闪烁,仰着头灌了一口酒,因为喝得太猛,大量的酒液顺着他精致的下巴滑落,流过他的脖子滑到他赤*裸的胸膛。

看着玻璃窗反射出自己的倒影,盯着那个名字,莫名其妙的低笑出声,自言自语的呢喃,“把人捧上天堂,再狠狠的摔入地狱...你的一贯作风,我怎么就记不住教训呢?”

在Vicky拿出手机的瞬间他就低头瞄到了那个名字——宇彬,呵,宋宇彬。她所谓的现在除了他什么也不想理会,也只不过如此而已,终止在这个名字出现的之时。

Vicky的房间其实和权志龙就在同一层,隔了几个房间而已,一进门就看到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支雪茄的男人。一个魅力十足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优雅雍容的贵气,五官精致俊朗得一点都不像已经四十多岁的人。和坐在另一沙发是的F4几人看起来顶多像是兄弟。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是谁,也许Vicky会愿意跟他来场美丽的约会。

看到Vicky进来,男人露出了一抹笑容,嘴角溢出两抹浅浅的梨涡,眼角浮现淡淡的笑纹这才让他显得不是那么的逆生长。

“Welcome to HongKong,Vicky.我是苏子琛。”标准的伦敦腔,男人的嗓音带着一种华丽的腔调,很好听,让人过耳不忘。语气自然而亲昵。Vicky不得不在心里赞赏Vanessa女士的品味,真的是...太赞了。

Vicky双手抱胸懒懒的靠在门框上,勾起一抹甜美的笑容,嘴角两边的梨涡和他如出一辙,“Thank you.很高兴见到您,苏子琛先生。您看起来可真是英俊潇洒!”见鬼的开心,她闹心才对,谁会大半夜凌晨三四点钟上门的。本来只差一步就要成功了,结果被他给毁了。不用想也知道,她的亲亲前男友肯定更不待见她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比起重新征服她的亲亲前男友,眼前的男人同样让她觉得很有趣。她似乎嗅到了一种让她莫名亲切的味道,同类的味道。

男人似乎是带着宠溺的笑了笑,“我已经老了,你的朋友们才是真正的英俊潇洒年轻有为。坐。”他优雅的摊了摊夹着雪茄的手,示意Vicky坐下。

Vicky走到他身旁从容的坐下,慵懒的斜靠着沙发撑着脑袋看着他,“子琛先生今天来这里,不知道...有何贵干?”

“只是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话而已。”苏子琛看着Vicky,笑得温柔。

Vicky闻言挑了挑眉,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OK,我的荣幸。”说罢看了一眼自己的小伙伴们。小伙伴们会意的站了起来,对着苏子琛礼貌的说了几句然后离开。

“我第一次看见你,是几年前在美国,可惜一转眼你就不见了,我找了好几条街都没找到。很抱歉在那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然后在那之后,我就联系了Vanessa。我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但是她却不希望我见你。因为她觉得我会带坏你。”苏子琛缓缓道来,说到这,顿了顿,似是在观察她的反应,眼睛始终看着Vicky。

Vicky眯着眼,听着他华丽的声线,舒服极了,就像是给耳朵做Spa,“不用看了,我的青春期早过了,不会因为突然出现一个素未蒙面的父亲而无法接受闹脾气离家出走什么的。”

苏子琛低低的笑出声,磁性到了极点,会让耳朵怀孕的声音,“如果不知道你是我的女儿,也许我会爱上你也说不定。”这么没有三观的话被他说出来,被他说出来,却只觉得是种坏男人的魅力,迷人极了。

“如果不知道你是我父亲,我很愿意跟你来场美丽的恋情。”Vicky坐正了身子,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雪茄,抽了一口,再缓缓的吐出白色烟雾。她早想这么做了好不好,这牌子的雪茄她明明就抽过,不是她喜欢的,可是看他抽起来的时候,她只觉得好想来一口。

苏子琛无奈的摇了摇头,“某些事,你不打算跟我说说吗?”

Vicky闻言笑了一下,看着他,“我不说你也知道不是吗?Vanessa女士一定没告诉你,我从幼儿园的时候就没有打小报告的嗜好。”

“I\'m so sorry.是我疏忽了,要不是你来香港,她们在我眼皮子底下玩小动作,我可能还不知道她们已经盯上你了。我真的没料到她们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是我失算了。”苏子琛的表情很认真,眼中满是抱歉。Vicky觉得,自己是不是搞错了?香港的地下国王,香港最大的黑帮掌权人苏子琛传说他心狠手辣,笑里藏刀,上一秒还能和你坐着谈笑风生下一秒就能面不改色的把子弹送进你的心脏,是个名副其实的笑面罗刹。可是这么一个人,现在居然这么认真的在跟她道歉?

Vicky玩味的笑了起来,调侃道,“你这样会让我很惶恐,下一秒我不会就身首异处吧?如果真的抱歉的话,那就管管好你家里的女人和孩子,虽然这样我会失去很多乐趣。但是现在我没那闲工夫跟她们玩儿。”

苏子琛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笑得流光溢彩,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得让人沉沦,“Vicky,我只有你一个女儿。”

Vicky顿时愣了,不解的看着他,苏子琛伸手抚上Vicky的头发,动作轻柔得像是对待无价的珍宝,Vicky瞬间撇开了头,他也没有在意,神色自然的收回了手,“我被投过毒,没法让女人怀孕的。苏语菱是我已故大哥的遗孤,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她自己也是知道,毕竟过继到我名下的时候她已经五六岁了。至于苏语芸...我没兴趣知道她是谁的种,更不在乎她是谁的种,所以就只好让那自以为聪明的人把我当一回傻子了。”苏子琛笑着说道,丝毫没有一丝的在意。

Vicky这下是真的惊讶了,更多的是来劲儿,一双美眸亮晶晶的,改口用中文好奇的问道,“是在和Vanessa女士之后?我很好奇...你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下毒。我一直以为苏语菱是你和大老婆的孩子,苏语芸是你和小老婆的孩子。你好像不怎么介意的样子,不育你不介意,被带绿帽你也不介意,那你介意什么?”

苏子琛笑着点了点头,重新拿出了一支剪好口的雪茄点上,吹了几口,一边漫不经心的继续道,“因为毒是我大哥下的,我是自愿喝的。看过我们香港的电影「无间道」吗?里面有句话说,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道上的人都信奉这么一个真理。我要杀他,他知道自己已经穷途末路,所以求我放过他的女儿并且让我照顾她。我答应了,但是很明显他并不相信我。所以他在我的酒里下毒,让我不能有孩子,这样我就不得不留下他的女儿并且照顾她。我知道他下了毒,但是我不想在以后未知的事情里偿还他,所以我喝了,这是我欠他的。你口中的大老婆小老婆什么的,只是为了一个平衡而已。所以小老婆为了稳固地位搞出了一个种也正合我意。”

Vicky了然的点头,“野心太大却又暂时不能休掉的正室,就只能扶持一个受宠的小妾来与之对抗。中国话是这样说的吧?”说罢巧笑嫣然的看着他,“狠绝却依然不失人性,温柔又残忍。我喜欢你!我觉得你大哥太不了解你,也太过愚蠢。如果你想,无论你自己会不会有孩子,你都不会放过她的女儿。以为只要你没有孩子就会好好照顾他的孩子,还真是天真的想法。”

“如果他能看透,如果他有你一半的聪明,那他也就不会死了。我很开心你能喜欢我。你问我介意什么,从前我认为我没有什么事情可介意的了,现在我想说,我介意你不接受我这个父亲。不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骨肉,我并没有那种情节,有没有孩子我并不在乎,只因为你才是我想要的女儿。无论是以男人的角度还是以父亲的角度来看,我都欣赏你,爱你。”苏子琛微笑着看着Vicky。

这番话,怎么听都觉得很怪异,正常人听着肯定觉得有违道德伦常,可是偏偏,Vicky却听懂了他的意思。因为我们的妹纸不是正常人,是个蛇精病啊。这不,她同样的蛇精病便宜爹正好对了她的胃口,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对胃口。如果说宋宇彬是她的同类,那么苏子琛,就像是另一个她。人也许不一定会喜欢自己的同类,却不会不爱自己。

“苏子琛,如果你不是我父亲,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Vicky调笑道。当然,这些话他们都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他们这类人压根儿不会理会什么道德伦常,如果真的想,谁在乎是女儿还是父亲呢。Vanessa女士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不让苏子琛和Vicky相认的。不过她多虑了,妹纸现在想要的是像个正常人一样,并不打算更加堕落。

“我并不需要父亲,在这之前也从没打算接受一个便宜父亲,但是我想也许我可以接受你...这样的父亲。”Vicky笑得很开心,像个孩子,这是她从未有过的笑容。

苏子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Vicky,露出了一抹相似的笑容,也许,这同样是他从未有过的笑容。

“我这大半辈子没有爱过人,父母只是生下我而已,妻子是利益使然,你母亲就更是...我们只是一夜情。我也没感受过什么亲情,所以也许你不会拥有一个正常父亲,但相信我,我一定会是个你喜欢的父亲。”苏子琛的笑带着玩世不恭,眼神却很真诚。

Vicky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我们会相处愉快的!”

“那我先走了,你睡吧,睡醒我会再来找你的,既然来到我的王国,那我一定会让你尽兴而归。Goodnight!”苏子琛站了起来,俯身在Vicky的额头轻吻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回过头来,“宋宇彬比G-Dragon更适合你,但是我更喜欢G-Dragon。我听过他的歌,很不错不是吗?最重要是他的笑容,很迷人。如果你不要,我要了。”他的神态破有些放浪不羁,自有他的韵味。

“Fuck!苏子琛。”Vicky把自己的高跟鞋猛甩了过去,嘴里咒骂着,嘴边却是挂着开心的笑容。

风骚到没有朋友的苏粑粑自然是身手敏捷的躲过攻击,在关上门的那刹那,Vicky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祝你好梦!我的宝贝。”

Vicky看着被关上的门,许久,低低的笑出了声,窝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种又涌现那种满满的充实感。

Vanessa女士如果知道她用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认同到了苏子琛这里就变成了只需短短一场谈话,那她绝壁会哭晕在厕所的。同样是爹妈,不带这么双重标准的啊。

事实上,有些人也许只要相处一分钟,就能更胜过其他人的一辈子。很不公平吧,但这是真的。这不仅仅因为血缘关系,也许是磁场吻合了。

作者有话要说:狂拽炫酷吊炸天的神秘粑粑粗线鸟~

粑粑也是个蛇精病,和妹纸是一类人。哈哈,木有三观木有节操。

三观比较正的妹纸也许会接受不了,我有点忐忑。但是我坚持认为这样的粑粑更适合妹纸。

所以看文的妹纸们尽量放下节操,毕竟看文就是图个乐子。天马行空是因为现实太苦逼了啊。

搞个正常版的中国粑粑出来才绝对是作死的节奏,那真正的豪门狗血绝壁会粗线。

实在接受不了的宝贝儿们拍砖请温柔些,我承受能力有点弱。

不管怎样,希望亲们看文愉快~么么哒!爱你们!

最后,感谢花满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4 12:35:28

笙箫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4 14:46:34

爱你们!!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