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1 / 1)

杀出玄门的队伍里,骏马上的一抹月白十分显眼,陈煜显然也认出了她,但已来不及阻止。

战局转危为安后,十皇子奔至新帝身边。

“皇兄,你没事吧?”

陈煜的思绪被他一声关切拉了回来,他握住十皇子沾满血迹的手,沉吟片刻后道:“辛苦你了。”

看着他凌乱的头发,陈煜下意识的抬手为他整理,对于这位兄弟,他从不亲近。但谁能想到在他被叛军包围之际,却是这个文弱的弟弟持剑杀来护他。

“皇兄,还有一事……”十皇子目光坚定的看着兄长,“父皇不是我杀的。”

陈煜叹了口气,凝望着天际良久,方答道:“朕知道,朕错怪你了。”

夕阳带来一缕血色,将激战后的玄门映成更深的红。

那些还活着的臣子们守在帝王身后,看着占尽优势的战场,微微舒了口气。

然而在暮色将落时,身着凤袍的皇后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城楼上,神色冰冷的盯着玄门外的垂死一战。

花含笑将手从女墙后的机关按钮处缩回来,十分不解的看着这位皇后。

“你做得好。”萧灵玥淡淡一笑,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花含笑顿了片刻,正欲回答,却又听她说道:“这些机关挽救了皇帝,你是功臣。”

“我不敢居功领赏,这些都是少将的功劳。”他将双手拢入袖中,低眉答道。

萧灵玥笑了笑,并不再继续说话。她把视线停留在陈浚背上的那一枚暗器。唇角的笑意越发浓烈。

***********************

“陈浚。”萧钰从剑客中杀出一条路,奔至陈浚面前,“把画留下来。”

此时的他身边仅有百名侍卫护住,对于那名身法迅速的剑客来说。这百来羽骑根本不够他屠杀半个时辰。然而这危急时刻,却又被少女拦截。

陈浚并不愿她看到自己此时的狼狈。也不愿对她动手。

他看了她一眼,正欲从旁边抄路出去,萧钰却跟紧他:“把画留下来。只有毁了这幅画,姐姐才会安全。”

“钰儿,我不会把画拱手让给任何人。”

“可它已经没了用处,玉屏卷之谜,早就解开了。”萧钰看着他眸中突然跃起的惊色,淡淡道,“你还相信‘得古画者,承袭天下’之言?那根本就是贺楼祭司设下的圈套,为了封印天魔而设下的圈套罢了。”

“什么天魔?”

萧钰没有顺着他的话回答。而是说道:“这世上有许多解不开的谜。这个谜。我恐怕也无法在这时跟你说清楚,总之,你要把画留下。”

“钰儿。我不能护你,但今日即便你要成为我的对手。我也不会害你。”陈浚也不再追问,对她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你若能杀了我,就把画拿走,若杀不了,画便不可能会落到萧灵玥手上。”

萧钰眉目一沉,竟也不再犹豫,拔剑对着他就是一刺。

然而她的剑术乱无章法,数剑刺下来,都被陈浚轻易躲开。他反而在她出招空隙间,寻机从她身边跃了出去。

************************

城楼上,将城下一幕收入眼底的萧灵玥越发迫切。

“弓手何在?”

她蓦然叱道。

花含笑还未反应过来,刘云影已扶伤上前,低低问道:“皇后要射杀怀瑞王?”

萧灵玥稍稍沉吟,点了点头。

刘云影唇角一扬,随即转过身走到另一面,从女墙探出头去,对着城楼内的吴彻打了个手势。他会意,快速调集出弓手涌上城楼。

陈煜刹那就明白萧灵玥想要做什么,但他犹豫了许久,还是放弃了阻拦。

然而,同在队伍里的段渊却问了一句:“她要做什么?”

顾镶显然也明白这群弓手纷纷涌上城楼是因何,低低在他耳边回了一句:“射杀叛军!”

“可萧钰和那些剑客也在城外?”段渊急忙朝陈煜走来,“你们大淮的弓手,剑法好到能精准射杀吗?”

话音一落,陈煜眸中忽然闪现一抹惊色,但很快,却又茫然无痕。

听到城外传来几声哀嚎后,段渊再也站不住脚,猛地冲向城楼。

“王上!”顾镶急忙一喊,也追了上去。

十皇子眉头一紧:“皇兄,皇后为何要急于杀死怀瑞王?”那些剑射出去,只怕自己人也会受伤其中。

陈煜抿唇不答,就在十皇子欲再度发问时,他忽然拔脚朝最近的战马奔了过去。不等吴彻反应过来,策马冲杀出了玄门。

“皇上!”

“皇兄!”

群臣的喊声很快湮没在城外的又一轮血战里。

此时,余晖已经落尽,黯淡的夜色下,宫灯依时掌起,将玄门照得亮如白昼。

然而,看着萧灵玥站在城楼上指挥弓手朝这边射杀时,萧钰整个人如沐寒冰。

“小心!”陈浚忍着背上的伤将她捞到怀中,转过身去背对城楼,把她牢牢护住。那一霎,她很清楚的听到耳边传来衣帛撕裂的声音。

“你受伤了?”她急忙问道。

陈浚冷笑一声,顾自说道:“萧灵玥未免也太狠心,你还在这里,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下杀手……唯恐我逃了么?”

听到此话,萧钰面色苍白,双目突然变得空洞茫然。

是啊,她还在这,姐姐为何不顾她性命痛下杀手?难道在姐姐眼里,她的命竟比不过这幅画卷?为何,她会这般狠心……

半年前如此,今时也是如此。在萧灵玥每一个至关重要的选择里。她永远都是牺牲品。

“姐姐……姐姐怎么会狠心杀我,我与她相依为命,熬过了这么多日子,即便……”即便并非亲生姐妹。但十八年的情谊。难道就真的比不过玉屏卷?

感觉到落到手边滚热的泪珠,陈浚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番话对她打击之深。

然而战情险急,容不得他多做解释。

箭矢如密网般将玄门外的战场紧紧围住。路薛拼死挡开那些射到身边的箭矢,急喊:“王爷。快,快走!”

*********************

皇帝出城后,城楼上的攻势明显弱了下来。

萧灵玥眼看弓手纷纷停住了射击,不由分说的夺下弓弩。生疏的将其举起对着城楼下的目标。

“皇后!”刘云影这才意识到不测,忙上前拦下。

“让开!”

“皇上已出城,不可贸然攻击。”他低头看着那抹明黄急速靠近叛军主帅,语气也格外沉冷。萧灵玥却不以为然,纤指轻轻一拨,箭矢已离弦飞出。 但这一箭偏得很严重。顷刻后便滑入水里。

“皇后……”

“闭嘴。”她狠狠剐了他一眼。“本宫今日定要拿下怀瑞王的性命!”

刘云影被她的狠戾震住。稍稍愣了片刻。就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她已对陈浚连发数箭。

箭矢带着疾风嗖嗖的从身边划过,萧钰忍不住回头看着城楼上的姐姐。然而在姐姐眼中,她只能看到熊熊燃烧的烈火。自己的身影,早就不知被抛到了何处。

少顷,只听一声闷响传来,陈浚抱着她的手又松了一分。

“王爷,你……你到这时候还护着她……她和皇帝是一伙的。”路薛一面挡敌,一面朝他急吼。

陈浚冷笑了笑,虚弱的把下巴搭在她肩上:“看来,我只能逼着你跟我一起离开,再多呆一刻,我就要变成箭靶了。”

说话间,陈煜已经持剑杀上前来。

剑芒如雷霆追至,然而萧钰猛地一夹马肚,突然拨转马头冲出了血战。

“钰儿!”陈煜挥出的剑扑了个空,他震惊的看着那匹如离弦之箭跃出的骏马,心中一沉。

*****************

城楼上,萧灵玥也被脚下的一幕震住。

可是,这并不能抵消她内心燃起的杀意。

就在她再度把弓弩对准马上之人时。段渊却不知从何处蹿了出来,朝她猛地一扑:“住手!”

刹那间,萧灵玥只觉得身上有一股力量袭来,将她撞得腾空。再回神时弓弩已脱手飞出,最后一支箭,笔直的朝着伫立于玄门外的新帝刺去。

但她也已来不及去看这一切。

在急坠下城楼时,她耳边只余下呼哨而过的风。

而手中唯一抓的住的,并非权势,更不是性命。只是那一个随她一同坠落、一生仅有一面之缘的望月国君。

——————————————————————————————————————

夜幕降临,星垂四野。

一个月后。

景州观潮之日,一名身着素衣的女子抱着一把古琴踏入了听雨轩。这座高楼依旧热闹非凡。只是不知道主人换成了谁。

一个月前的大乱似乎已经离得很远,酒楼中的客人来来往往,把酒言欢。如往年一样把观海盛节过得热热闹闹。

“姑娘,来奏一曲如何。为我等喝酒助兴。”

一位贵公子站在楼上摇了摇折扇,对那名方走入的女子戏谑道。

她抬头看了看他,却摇摇头。

“喂……”那位公子合起折扇在掌心狠狠拍了一下,怒气匆匆的走下楼来,“本公子给你面子,别不识抬举。”

见他走来,女子朝着她福了福身:“公子,国丧之期,恕小女子不能为公子抚琴。”

“别拿那些礼制来吓唬本公子。”他嗤笑一声,不由分说的把他拽上了楼,“来来来,就弹一曲,本公子好说话得很。”

平儿看了他一眼,居然不再反抗。

片刻之后,一阵婉转连绵的琴声便自她指尖拨出。

窗外广阔的深海,仿佛带着沉郁袭来,平儿将目光停留在那位与他长得有几分相像的公子,看着似曾相识摇扇的洒脱,眼圈忽然一红。

这一年的六月初。

十皇子即位,改年号天誉。

半个月后,下诏封慕容氏为太后。并为江昭叶发丧,封慕容守为西南王,镇守边境。召回十一皇子,命其承袭溪郡王位。

京中禁军,由吴彻统领。废羽骑。建誉军,封刘云影为誉军主帅。

“禀皇上,已派军剿杀数月,但仍未发现陈浚的踪迹。”

“继续。”皇帝冷喝一声,“找不到陈浚的尸首,你等就不必回来复命。”

“是。”

将领方领命出去,又有另一人进来。

“禀皇上,望月称大淮害死他们的君主,不断扰境,慕容将军求援,是否即刻派援兵。”

皇帝沉吟了片刻,忽然道:“传戚成!”

两刻钟后,一身褴褛的剑客出现在皇帝的视线中。

皇帝微微不悦:“戚成,既然已封你为少将,怎还不知注重仪表。”

“戚某独来独往惯了,一时不适应。”男人答得理所当然,那股不惧天威的傲气却让皇帝一时哑然。

半晌后,皇帝方道:“朕命你率军出征西南,你以为如何?”

戚成面不改色,朝帝王跪下:“戚某谨遵圣命。”

当他离开议政殿时,日头正高,将他黝黑的皮肤晒出一层薄薄的光泽来。

戚成看着气势恢宏的皇宫,却一改平日冷若冰山的神情,忽然露出一丝哀伤。良久后,他踩着议政殿外的白玉阶梯,缓缓的走了下去。

【全文完】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