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大结局(完)(1 / 1)

飞舞的袍袖中世民握住我的手紧了紧,我茫然地回眸看他,他下颌线条冷硬,近乎一字一句道:“她哪里也不去,她不仅会进大唐后宫,还将是大唐后宫的主人,我的皇后。”

世民立于蟠龙浮雕的九阶沿下,本是仰头,而说这句话时却好像立于飘渺云鼎之上,睥睨天下,俯瞰苍生般地宣告。

我一时错愕,竟辨别不清他们话中隐含的枝楞。

龙岸上传来一声闷响,摆放着的端砚被李渊打飞直冲李世民袭来,他不躲不闪,任由它打在自己胸口。

黑色墨迹晕染上了浅蓝色的锦裳,好似一幅凌乱的画,宣示着李渊此时的冲天怒火。他将一摞小山般高的奏折堆到岸前,厉色道:“朕已给了你预闻朝政的权力,可还有这么多人越过你给朕上疏,你尚未登位,已因为这个女人惹来这么多非议,将来君临天下,要如何坐稳这江山?”

因为李渊刚才的动作浮动过大,有两疏奏折滑落下来,我倾身去捡起,打开,默念。

臣启陛下,当今朝野肃定,御储初善,实乃根基中虚谨防外忧之时。旦有祸端御出之侧,昔有泾州之败侳我大唐数万兵将,今有萧氏祸乱陨淮阳王于河北,然忠将克死于异乡,魁首逍遥于法外。何物蒙聩圣英之主,实妖媚上避圣聪,下乱朝纲。我大唐初建,实应避前朝艳糜之祸……

奏折自我手中滑落,万千片缕涌入心端,包括这几日世民的怪异,一同有了答案。我抓住欲争辩的世民的胳膊,低声道:“我们回去再说。”

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我,:“瑶瑶,你放心,我……”

截断了他欲出口的话,我故作镇定,依旧平静地说:“回去再说。”

背后传来李渊高深莫测的声音:“杨忆瑶,你好歹为前朝帝女,应该明白宫闱之中的那点缘由。这么闹下去,只会让你更加难堪。”

我强忍着翻滚的情绪,不动声色地垂眸:“谢陛下提醒。”

或许察觉到我的手在颤抖,世民不再与李渊纠缠,而是匆匆行了礼,拉起我离开。我们一路上沉默无言,到了东宫,有内侍上前来禀报:“沈良娣她……”

世民烦躁地挥手,令他退下。

我心中一动,丹青?忙把那内侍叫了回来,问道:“沈良娣怎么了?”

内侍垂着头尖声道:“沈良娣未曾按太子指令随东宫内眷迁居庵堂,而是服药自尽了,留下遗书,说不管是挫骨扬灰,还是衰草荒坟,她都祈求与隐太子合葬。”

丹青便是如此,凄楚的境地竟让人觉出几分刚烈毅然。那曾画出无数澹墨丹青的手写出这般书信时,定也如常信然洒脱。她能坦然地接受宫闱女子凉薄的命运,没有丝毫怨言,心中定然是爱极了李建成。我只觉得一阵悲凉,心里再清楚不过,而今我是依靠着世民的荫蔽而活,若有一天我失去了这个庇护,下场会比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凄惨。

思之所虑,我吩咐道:“那就按良娣说得办。”

内侍似有顾虑,立在原处,不停地窥探世民的神色。世民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夫人的话没听懂吗?”

那内侍立马如小鸡啄米般频频点头,慌忙退下。

殿宇中仅容我们二人,我凝望着羊脂玉屏中有些颓蔫的海棠花瓣,随不及往日娇艳,但醇香依旧。或许世事就是如此,有些东西看似不经意,影响却是如此深远。

世民握住我的手,神色冷鸷道:“你不必忧心,我有办法解决,只需要杀一两个多事之人,就再也没有人敢胡言乱语。这些谏官看上去大义凛然,实则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

我任由他握着,也不挣扎,更无辩驳,只是悠然地一笑:“太子殿下未登基便要戮杀言官了。你忘了当年我父皇因何而亡国,斩杀谏议大夫,致使言路堵塞,满朝文武无人敢说真话,即便烽烟四起,依旧一片粉饰之词。”

他不赞同地摇头,“我绝不会成为第二个隋炀帝。”

我的手一僵,面上静怡如初:“他当年何曾不是满怀雄心,开疆辟土,想要缔造传世盛举。”

他一时语噎,竟未想出话来驳斥我。

轩窗半开,阳光自那儿蜂拥而入,澄澈明净,正照亮世民胸前的墨迹,我望着他的前襟喟叹:“世民,不要让我成为你锦绣山河上的一块永远也洗不去的污点。”

他美如冠玉的面上尽显哀楚:“不,你不会是我的污点……”忽而转身,锦袖拂过地面,扫起浅浅微尘:“帝辛立妲己,幽王宠褒姒,连深受诟议不清不白的赵飞燕都能当上皇后,为什么你不可以,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们那样做?”他抚着我的肩胛,恳切道:“我只独断专行这一次,只这一件事,从今以后我一定从善如流,勤勉政事,做个好皇帝。”

“妲己?褒姒?”我有些错愣地笑了:“你只说了这些红颜祸水如何风光,如何倾国倾城,可他们下场如何?帝辛*于鹿台,妲己亦不能幸免。而褒姒随幽王流放,半生漂泊凄苦。这些亡国之君看上去一照为红颜,端得缱绻情深,实在懦弱无用得很,我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男人。一时痛快,图了自己心安,全然不顾生前身后自己的女人所要承担的凄风苦雨。”

“虽然陛下对我成见颇深,但他有一句话说得很对,若任流言蜚语传下去,只会令我更难看。”

面前疾风扫过,他陡然拥我入怀,臂膀箍得我骨骼生疼,“瑶儿,我不甘心。我即将登基,手握天下至尊的权柄,为何还是这般无用。”

我反抚上他的背脊,只觉心中满是充盈,“世民,这个世上没有哪个人是能完全随心所欲得,即便是皇帝也如此。你不要觉得歉疚,也不要担心我,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生活在这些恶毒的流言中,早就已经学会了如何安之若素。我比你想得要坚强得多,这世上有许许多多的灾难劫数,我经历了许多,也早已不惧怕。只害怕你和恪儿还有我们未出世的孩子受到伤害。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凭靠,我全部的幸福都系在你的身上,你若想让我后半生安然无忧,免受离苦,只有先保护好你自己。”

他将我抱得更紧,几乎要填平我们之间最微小的间隙。淡天一片琉璃,隐有浮云低垂,宛如我心中的寂寥。

将要离开,我却依旧什么都带不走,而不一样得,唯有这个正在我腹中成长的骨血。

我不忍再看他的神色,只是仰头看向天空,道:“世民,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后,你让这普天之下除了你再无第二个人敢堂而皇之地指着我,让我滚出太极宫,离开你。”

玉阶冗长,连天空中的阴霾也显得绵延无尽头。好像我们那总也历经不完的劫难。

可是纵然历尽沧桑,我仍然对这一段尘缘心存感念。我们都不是长情的人,却将彼此珍藏在心间坚持到了最后。迈出太极殿的这一刻,我已经释然,结果于我而言已经不再重要,这无尽的厮杀与谋夺将我心底最后的一丝阴郁恶念洗涤干净,从今往后,我杨忆瑶的心里没有恨、没有怨、没有对人世命运反复的不甘,没有爱而求之不得的执念,我的生命里只剩下爱,爱曾经和现在与我相伴休戚与共的亲人,爱我的孩子,爱我的……夫君。

=====

武德九年,九月三日,李渊颁布制书,将皇帝位传给太子李世民,自为太上皇,仍居于大内皇宫正殿太极殿。

武德九年八月初九甲子日,太子李世民在东宫显德殿即皇帝位,并大赦天下。即位第二年正月初一改元贞观。

中原山河动荡多年,几番易主,至今终于尘埃落定。

而当新帝大赦天下的诏书遍及四海,我已经在姐姐住过的竹寮安了家。来之前我特意看过姐姐给我的那个锦盒,里面的内容让我既有惊讶又有感慨。而随后,我便将那丝帛扔入了火炉中,还往里添了几块炭。几经流年,我的性格渐渐被磨去了棱角,不再执念于那些本不该属于我的东西。

当我坐在阳光下的木椅上安静地晒太阳时,才终于切实地体会到这种知足常乐的性格是多么得有益身心健康。

年轻的小禁卫正搬了妆台过来,我们相处了近半个月,都已经熟络了很多,乡野之中也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他们见了我也比之前随行多了。

我扫了眼木头上柔软绽放千姿百态的百合,大加赞赏:“不错啊,小禁卫,刀工可以啊。才两日就刻出来了,我还以为至少要半个月呢。”

那禁卫手中活计不停,淡淡道:“夫人过奖了,这是我们兄弟十个参照夫人给的图纸不眠不休两天两夜刻出来得。”

“哦。”我应了一声,道了谢,然后漫不经意道:“之前世民,不,是你们皇帝跟我说这个小村落里埋伏了两百多个禁卫,看来有些夸张了,他的话总是不尽不实。”

小禁卫停下活,擦了擦额头上汗,说:“陛下可能没有骗你,我们这一组十个人主要负责东南角的守卫,其余七个角上各有守卫。”

我仰头看他:“那也不够。”

他抚脑想了想:“剩下的人应该散落在各处,还有一部分人是负责随时向陛下报告夫人近况得”,应向我狐疑的神色,他淡定道:“我前几天进城帮夫人买做妆台的梨花木无意间撞见得。”

我感叹:“你这么有前途,怎么就被派到这里来了?”

“因为之前要从禁卫军里抽调人手保护夫人安全,大家都不愿意来,就算赶驴子上阵也都不情不愿得”,我完全理解他们,像这么个走兽飞禽四散的山坳里有什么前途,他继续说道:“后来陛下许诺,凡是愿意来得回去之后皆官升三级。”

小禁卫将妆台扫下来的木屑收拾利落,言辞凿凿道:“所以后来大家都争破了头,夫人尽管放心,在这里保护你的人都是精挑细选拼杀出来的精英。”

我嘴张开的时间太长,以致下巴差点脱臼。但更让我惊讶得在后面,小禁卫想起什么似的懊恼地敲敲脑袋:“我怎么忘了,陛下不让随便说这事得。”

“怎么?”我揉着僵硬的下巴,问。

“他说魏征最近总盯着他任免分亲疏,若让他知道了还了得。陛下让我们守口如瓶,待将来回了太极宫他会找几个理由分别给我们升迁,总之要做得不留痕迹。”

我哑然失笑,世民这皇帝做得也真够不容易得。午后温暖的阳光投下,失了烈阳的火焰,然后青草清冽的香气,让我莫名地心安。我越来越坚信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正确得,不若现在深在宫闱,时时看到群臣谏议的奏折,定然不如现在闲适安宁。

总之,一切都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所有人都平安无事,包括我肚子里的这个。

秋色连波,寒烟翠色,山映斜阳天接水。我看见一片茫茫苍翠中,一个人影从蔓蔓青萝,萋萋芳草中走出来,乍一看有些像隐修,仔细一看还真是隐修。

我奇怪,倒不是奇怪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而是奇怪那些号称精英的禁卫怎么任由个生人靠近我方圆百里之内。

果然,在我这个念头转了转,还没成型,隐修已经被五个孔武有力的禁卫四仰八叉地架了起来。

我真得相信他们是精英了。前一刻山坳中还风动有声,一片静谧,下一刻,只见荒丛中细草颤了颤,便从天而降了这几个高手,以迅雷不见掩耳之势擒住了过境的隐修。

“何方妖孽,胆敢到这里来撒野?”

我捂住眼睛,不忍猝睹。这帮人因为太过闲,最近迷上了传奇小说。

隐修对着天叽哩哇啦地乱叫:“我是郎中,哦不,我不是一般的郎中……”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到点子上。

我看不过去了,起身朝他们比划了一番,他们立即以风一般的速度放开了隐修。由于速度太快,来不及反应的隐修彻底地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吻。

待他一脸尘土草灰地爬起来,看到我,瞬时笑靥如花地展开胳膊:“小瑶瑶,我想死你了。”

我躲到一边,一脸怪异地问:“你怎么到这来了?”

他一脸得色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出现,你不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消失。”

我抚摸着下颌思索了一阵儿,实在不确定自己需不需要。于是指着我住的竹寮旁平地而起的十几间屋舍,“看见没,正数第五个,里面住着两个医女”,我用手挡住嘴,悄然道:“据说特别擅长看妇科。”

隐修的白眼珠翻得甚是俏皮,“你敢确定她们擅长得过我?”

悻悻然地缩回脑袋,这当然不能确定。医女是女人,隐修是女人中的女人。

于是,我决定让刚才那帮太闲的禁卫去再建一座竹寮,两天内完成。

于是平静的山坳一片磨刀霍霍的伐竹声,激起鸟雀哀鸣,四散飞去。

一直到我腹中的孩子出生,我和隐修还有盈珠和暮夕,我们四个人一直过着惬意而舒适的化外生活。

而这一切都随着这个小魔王的诞生而烟消云散。

贞观元年的春天,我在一片桃花绯雨中生下了我和世民的第二个孩子,一个粉妆玉砌的男孩。我的左邻右舍,御厨,医女,舞姬还有专门管洒扫的掌事姑姑都来道贺,他们一见襁褓中的孩子,都有片刻的呆愣。

这孩子不像寻常,一生出来就皱蔫蔫得,像个小老头。而是肤色白皙,五官精致,一双狐狸眼,眸色含春,甚是撩人。

大家倾声赞叹了一番,最后纷纷叹息:“男生女相,将来肯定要祸害一群小姑娘了。”

我躺在床上,望着垂洒下来的青罗烟纱,却在想,那些禁卫此刻有没有把孩子出生的消息送到世民的面前呢。

====

为了庆祝孩子出生,隐修组织了篝火晚会儿,烤了十几头羊,大家围着火束唱歌跳舞,好像一群从远古来的未加开化的野人。

我深刻地体会到,环境使然这四个字。

孩子出生后的十天,我收到了世民的书信,摸上去很薄,有些忐忑地打开,果然只有一张,上面只有一个字——愔。

我有些气恼地想把那张纸揉搓了扔到一边,却终究没舍得,而是极为用心地将它夹入书册,压平整了,然后放进最坚实的箱子里。

从此我们便唤孩子为愔儿。

愔儿满月之后,我甚有些焦虑,有的没的向禁卫打听世民的近况。大家众口一次,突厥进犯,陛下忙于军务,焦头烂额。我甚加狐疑,于是让暮夕溜去了城内打探,她带回来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长孙皇后为陛下觅娶郑家女,但因其有婚约,此事作罢。

我当即气得打碎了屋内的红珊瑚。但回过神来,看着满地妖娆晶莹的珊瑚片子,还是不解气,于是书信一封——瑶瑶近来甚是想念萧哥哥,希望陛下允准让瑶瑶带着愔儿去江都看望他。

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回信。

瑶瑶刚生下愔儿,有些产后焦虑,为夫可以理解。你萧哥哥现在在江都爱妻美眷抱着,没空接受你的看望。令,我根本没见过那个姓郑的姑娘,连她是圆是扁都不知道。

我抱着书信对着灯烛看了一会儿,不禁笑出了声。半分因信中内容,半分因为夫二字。他是九五之尊,对我却仍是旧时称呼,可见并没有因尊望情。但隔着朦胧月色,看见外面偷偷摸摸谈情的禁卫和宫女,我又感叹,自己是不是太容易满足了。

===

四季风景异,雁子回来还复往,转眼已到了贞观二年二月。

愔儿已会叫娘,还说些简单的话,当然,偶然还会冒出一两句文言,是看传奇小说的禁卫教的。

这一日是个节日,叫做春耕节,俗称二月二龙抬头。

忌去河边,井上担水,尽量安静,以免惊动神仙。

大家还真像模像样地过起了节,像生活在这里的百姓一般。

我带着愔儿去隔壁村子,闲来无事的隐修喜欢四处给人看病,悬壶济世,当真救了不少人。隔壁村子有个瘫痪在床六年的中年女人,隐修给她施了几次针,已经能坐起来了。那女人心怀感激,却不知我们这边的情况,只听隐修无意间提起有个不足岁的小孩儿,于是做了一个虎头小帽给愔儿,愔儿很是喜欢,一戴上便咯咯笑。于是,我依着民间你来我往的风俗,准备去看看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飞云冉冉,蘅暮浅薄。这个我从未涉足的村子有着大片皎洁白嫩的百合花,风簌簌吹过,漾起细密的波漪。

因抱着愔儿,惹来不少采花女的搭话。她们拉着我在花海中静坐,将一朵百合别在愔儿的小襁褓上,逗弄他笑。我望着漫山遍野的花蕊浮浪,如在梦中一般恍惚。

一个声音如银铃般的女孩咯咯笑道:“人家都说二月二龙抬头,你们说今天会不会有飞龙降世?”

另一个女孩嘲笑道:“天上的龙我不知道,但人间的龙只有一个,那就是真龙天子。难不成皇帝陛下会在今天到我们这个小村子里来吗?”

那女孩嘤嘤地笑了,倾身拿花去扔她。

我听得心里竟有些凄怆,将愔儿包好站起来,想要走。身旁的女孩笑问道:“姐姐,怎么不见你家夫君,他怎么放心让你抱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出门?”

因为他是个没良心得,还有可能……他可能变心了。我连忙止住自己无稽荒唐的念头,却突然有些不安,竟喃喃问出了口:“你们说皇帝陛下现在正想谁?”问完这句话我怅然地环顾四周,却发觉,花海之外树木摇动,隐有金鳞甲光迎着晚霞熠熠生辉,树影下脚步挪动,迅疾而密匝。

我抱着愔儿的手有些松软,不,不可能得,没有三年,连两年都没有,才过了一年零七个月。

循着我刚才的话,旁边传来一阵清脆的笑音。

“想国家大事?当今陛下可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一个着白裙的姑娘便将花投入花篮,边说。

“我猜,可能是想心上人,陛下高高在上,难道就没有孤独的时候吗?”

一个女孩托着腮沉思:“可是陛下为天下至尊,他若心里想着什么人,难道不会去看她吗?”

我的心已经快跳出来了,伸出去摘前面的百合花,在手触到花瓣的瞬间,听见身后传来朗如清风般的声音。

“瑶儿。”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